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动态 > 职工文苑 >
济能发集团 2021/01/14 09:03

他叫任览苓,是我来朱家峁煤矿的第一位领导,也是我的师傅,因为与我父亲年纪相仿,所以,我总是称呼他“老头”。2013年2月28日,我去销售科找他报道,那时,他已经来朱家峁煤矿4年有余。

前几日,给老头发信息,他说,现在总是回想七年前的那段岁月,条件虽然艰苦,但日子过的真诚。他不仅是我的良师,还是益友。他头发不多,个子不高,却是一个精干的老头,浑身散发着正气。父亲曾讲“你们任科长头发上闪烁的全是智慧”。

老头脾气格外的好,那年我从院子里挖了一株30公分高的杏树捧在他面前,他急忙拿出一个花盆给我栽好,还笑嘻嘻的问我,从哪里发现的。老头知识渊博,又喜茶,每次我去他办公室,他都会给我端一杯,茶杯是白釉质地的斗笠小瓷,同事们也常去讨他的茶水喝。我缓缓呷一口茶,细细听他给我讲古代王朝的那些典故。从那些典故中不仅可以了解到关于波罗、榆林,等周边的人文环境,还能明白这里煤炭含硫量高的地质原因。老头的教导是含蓄的,也是丰富的,有着深深的代入感,让人明白一些道理,但又不拘于一些道理。时至今日,我都会感叹,老头是聪慧的,他总是润物细无声的教导我。

老头出去吃饭定会带上我,那时候工资不高,三个月发一次,我每次都腆着脸屁颠屁颠的跟着,偶尔外出改善一次伙食不容易,他舍不得落下我。每次出去调研,他也会带着我,一路上给我讲这里的风土人情,抗日战争的,日子也变的格外有意义。

老头素描不错,舞也跳的好,他会给我讲老落陵的故事,还会教我毛笔字的写法,笔尖垂直于纸面,胳膊带动手和笔,手腕不动。天气暖和些,下了班,腾达就会三五成群的爬山。不辜负香气宜人的槐花;不忘却黑紫的桑葚;不冷落山里的黄杏;不埋葬地下的甘草。

春去秋来,树又填了一圈年轮。2015年的时候,我到朱家峁煤矿2年,老头驻扎这里已将近6年,他要调回东莞去了,任何言语都不足以诉说当时心中的不舍。两年中,记得他也只嚷过我一次,我赌气一个月没有理他。现在想想也不过是“师者爱徒,则为之计深远”!

时至今日,当年来矿找老头报道的场景仿如昨日。寥寥数字作此文,以表恩师培育之恩。

                              朱家峁煤矿 杨舒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