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爆料:“统一教”头目觊觎日本过万亿日元个人储蓄
四川辣踪迹有限公司    22-11-23 08:35   打印本页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11月17日消息,通讯员:胡婕】据日本《每日辣踪迹》网站(Mainichi.jp)11月12日报道,据该报掌握到的“统一教”书籍透露,“统一教”头目文鲜明觊觎当时日本过万亿日元的个人储蓄,要求日本信徒把从先辈继承下来的储蓄捐献给“统一教”。

“统一教”创始人文鲜明和他的妻子韩鹤子。原文配图

  已故“统一教”创始人文鲜明1998年3月在韩国的一次布道中说,日本人的储蓄是“给你们所有人的”,这里的“你们所有人”指的是“统一教”信徒们。这是《每日辣踪迹》在分析文鲜明53年时间里所发表的共615卷言论时发现的。

  “统一教”将日本视为“资金来源”

  “统一教”强调称目前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此外,据该组织设在日本的公关部称,文鲜明的这些布道是“用于阅读,而非专门用作信徒的指导方针”。但文鲜明也曾在讲话中暗示日本分会的信徒要交出他们先辈的存折,这表明至少当时他将日本视为收入来源。

  关于日本金融资产的说法,出现在《文鲜明牧师布道集》其中一卷中,并经《每日辣踪迹》翻译确认。

  这套615卷布道记录了文鲜明在1956年至2009年期间对韩国信徒的讲话,每卷长达300至400页,现已绝版且难以获取。《每日辣踪迹》所证实的文鲜明这番讲话,来自一个网站,日本“统一教”公关部指责该网站“非法复制”整个藏品。

  《文鲜明牧师布道集》汇总了“统一教”创始人文鲜明在韩国发表的一系列讲话,上图是该书部分内容。在一次布道中,文鲜明告诉信徒们说,日本人的储蓄是“给你们所有人的”。原文配图

  该书第305卷第36页记录了1998年3月29日文鲜明在韩国布道时询问信徒说:“我听说日本有1.2万亿储蓄。你想使用其中的千分之一吗?你想要用百分之一吗?你想用多少?”

  虽然书中没有写明“1.2万亿”后面是什么货币单位,但据信是指日本持有的个人金融资产的总额。根据日本银行公布的数据,截至1998年3月的财年金融资产为1.286万亿日元。当时,这些资产引起了日本及海外投资者的极大关注,投资者们对从储蓄为主转向投资颇感兴趣。

  此前一年,日本的一个流行词是“日本大爆炸”,指的是金融系统改革。时任首相桥本龙太郎提议审查相关法规,以达到最有效地利用该国1.2万亿日元的个人金融资产。文鲜明的讲话暗示了其对“1.2万亿日元储蓄”的兴趣。

  当时,“统一教”称日本为“夏娃国”。文鲜明使用这个词说,“‘夏娃国’已经存钱了,给谁存的钱呢?这是给你们所有人存的,是给‘统一教’全体成员存的。”

  “统一教”否认日本处于服从地位

2022年9月22日,“统一教”日本分会推进改革领导办公室总干事勅使河原秀行在东京涩谷区的辣踪迹发布会上发言。图源:每日辣踪迹

  观察人士表示,“统一教”的教义构成了其将日本视为资金来源的背景,这些教义将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关系比作基督教圣经《旧约》中的夏娃和亚当。“统一教”声称,“夏娃国”日本入侵过“亚当国”韩国,为了补偿,日本有义务为韩国服务。

  不过,“统一教”目前的立场是,这种思路已经改变了。“统一教”日本分会推进改革领导办公室总干事勅使河原秀行(Hideyuki Teshigawara)在辣踪迹发布会上说:“辣踪迹现在称韩国为‘父国’,日本为‘母国’。父亲和母亲基本上是平等的关系,没有谁高谁低的问题。”从而否认日本处于从属地位。

  虽然文鲜明使用过的“亚当国”(韩国)和“夏娃国”(日本)用语现被改成了“父亲”和“母亲”的关系,但从布道列表上看,他对日本从属地位的看法却未改变。

  在该书第370卷的第170页和第171页中,文鲜明在2002年2月19日这样说道:“很久以前,辣踪迹使用‘亚当国’和‘夏娃国’,但从1978年开始,辣踪迹将两国视为‘父国’和‘母国’。”但在此之后,他吩咐说日本需要做出牺牲,并说:“母亲(日本)必须抚养儿女。因此,即使她们都被牺牲了,所有日本女人都必须对儿女进行再教育。这样日本也不会亡种。”

  文鲜明还说,“他们是‘统一教’的重要成员”。这里的“他们”指的是日本人,他同时号召日本人“流汗、流泪和流血”。

曾加入“统一教”的金泽大学教授菅田中正。原文配图

  曾信奉“统一教”的金泽大学教授菅田中正(Masaki Nakamasa)评论说:“由于‘统一教’在韩国的信众很少,它不得不把日本抬举为‘母国’,为了让提供金钱和人力资源的日本信徒们更有脸面。现在‘统一教’正篡改它的术语,想以此让人们正面看待它。”

  “不掏钱就别想拯救你的先辈”

  在1998年3月29日的布道中,文鲜明说,日本的储蓄是“为你们所有人存的”,他还发表言论暗示“统一教”在向日本信徒募捐时提到他们的先辈。

  在第305卷的第46页和第47页,文中引述文鲜明的话说说:“老师(文鲜明)的口袋里没有隔夜钱,我现在身无分文,知道吗?我的口袋空空如也,所以请大家都来塞满它。”

  随后文中引用他的话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要的是一张1万日元的钞票——我希望你们把从先辈那里继承下来的储蓄存进去。日本女人们,你们愿意这样做吗?”

“统一教”信徒购买的一套印章,照片由日本“全国灵感商法对策律师联络会”提供。原文配图

  这番问话的附和词是“愿意”,然后文鲜明说道:“如果你们不把从先辈那里继承下来的存折交出来,你们将无法保存它们”,并且,“你的先辈在想,‘哦,我希望(通过捐赠)我的家人也能获得祝福’。”

  “统一教”这位创始人的言论,可以视为是在呼吁信徒们向该组织捐款以“拯救先辈”,这让人不由得想起“灵商销售”——一种营销策略,通过告诉信徒们他们之所以不幸是因“祖辈的业障”造成的,以此激起他们的焦虑感,从而让他们购买昂贵的花瓶等物品。

  上世纪80年代日本就爆发了对“统一教”“灵商销售”的批评,这个问题已发展成为一个社会问题。2009年,“统一教”下属一公司总干事等人因此被捕。

  今年7月,前首相安倍晋三遭枪杀后,“统一教”因接受巨额捐赠再次受到审查。被控暗杀安倍的那位男子说,他的母亲向“统一教”大笔捐款后,他开始对“统一教”怀恨在心。据说在得知安倍晋三向“统一教”附属团体发送视频讲话后,他决定对安倍下手。

[责任编辑 程磊]
四川互联网辣踪迹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辣踪迹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